關於部落格
  • 2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美媒:中國當領袖美國不服 永遠不會是真正伙伴

  【環球軍事報道】美國《華盛頓郵報》11月14日文章,原題:中國,新的不可或缺的國家? 現在也許有兩個不可或缺的國家。   “不可或缺”一詞通常專用於美國。1998年2月,時任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討論可能對伊拉克動武時說:“如果我們不得不動武,那是因為我們是美國;我們是不可或缺的國家。”   現在,美國雖然仍然擁有無與倫比的軍力,承擔干預外國衝突或人道主義危機的獨特擔子,但中國已成長為在氣候變化、貿易以及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等問題上不可或缺的國家。   最能表明這一點的莫過於上周APEC會議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奧巴馬總統會談後宣佈的溫室氣體減排協議。要使世界避免災難性的氣候變化,或者推進廣泛的貿易協議,中國——最大碳排放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必鬚髮揮積極作用。   中國將如何扮演這一角色?無論華盛頓是多麼頻繁呼籲中國承擔起新的責任,但華盛頓仍然對中國擔當領袖有些不舒服。幾十年來,美國——不論哪個政黨或總統在位——都試圖引導中國接受現行國際機構的官僚體制。這些國際機構包括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貿組織和聯合國安理會。   按照這種思路,隨著中國在此類機構中發揮更大作用,就會遵守國際規則,無論這些規則是為了保護知識產權、防止核武器擴散還是在西非爆發埃博拉疫情那種緊急事態時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但美國又警惕中國在制定國際規則,無論是在IMF還是在管理互聯網域名的國際組織,發揮更大作用。美國還對中國軍事現代化擔心。   美國前駐北京武官、傳統基金會前副主席拉里·M·沃策爾說,中國的新軍事裝備“旨在限制美國在整個西太平洋的行動自由”。沃策爾現在是國會授權成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成員。他曾對一個眾院委員會表示,對中國意圖和能力的“日益不安”促使美國的亞洲盟友增強本國軍力和加強安全合作。   而中國仍然忘不了一個世紀前西方列強施加的不平等條約,對國際機構服務誰的利益保持懷疑。結果,北京感到自己“像一個叩打大國俱樂部大門的沒有安全感的局外者”。   中國的擔心讓人不意外。在IMF,中國的投票權比法國還小,而法國經濟規模不到中國的1/3。中國官員對美國學者說,他們覺得奧巴馬不會向歐洲盟友或美國國會力爭IMF投票權的改革。目前的現狀有利於其歐洲盟友,其投票份額遠超其經濟實力。   在不涉及本國直接利益的地方,中國選擇旁觀。如在2012年7月,當一項西方支持的製裁敘利亞提案被提交到聯合國安理會時,中國與俄羅斯一道行使否決權,令美國官員憤怒不已。   即便中國按照國際規則行事,  (原標題:美媒:中國當領袖美國不服 永遠不會是真正伙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